回到首页

金交所被指踩线 逼退马甲网贷平台

        随着网贷平台与金交所的合作被指踩红线,网贷行业的监管底线已经浮出水面,监管部门对网贷机构定性也提出了五大基本原则,成为互金平台合规生存的关键。

近日在有关地方监管部门组织的一场闭门政策宣讲会上,针对当前网贷平台热衷于与金交所合作代销非标债权以及大额标的绕道金交所发行等合作模式,来自监管部门的权威人士对于上述监管套利的做法给出了明确表态。

“在网贷平台十三条负面清单中,涉及到自发、代销、类资产证券化、房地产、期货、融资并购,都是禁止业务,绝对不能碰。宣讲中的专项整治主要内容及重点就明确提到了从事债权转让、类资产证券化、股权众筹等‘红线’业务。”

如此看来,所谓类资产证券化即线下非标准的企业债权通过网贷平台对外进行转让也属于不合规的做法。此前,在去年8月发布的《暂行办法》中规定,“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100万元”是P2P网贷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催化剂。《暂行办法》公布以后,大部分平台被倒逼转型,减少大额标的的发布数量。为了应对监管,部分网贷平台开始对接金交所,绕道将大额业务放在金交所上进行交易,希望以此实现大标业务的合规化。平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对网贷机构定性也提出了五大基本原则,即信息中介原则、小额分散原则、线上经营原则、合理定价原则、专注主业原则。其中关于小额分散的这项指标,使得网贷平台的大标交易之路举步维艰。

对此,壹理财副总经理欧阳华骏表示,近日陆续的闭门宣讲会,政府监管部门是在告诫互金从业者,别再对管理办法里面相关条款抱有侥幸心理,要严格地按照相关管理办法来执行。欧阳同时提出,要有积极的心态去应对洗牌加速,尊重网贷本质。他指出:

洗牌加速 优势凸显

从2016年停业类型的平台数量占比远超“跑路”平台这一现象来看,监管的利益已经凸显,对于任何行业来说,公司进入和退出都是正常现象,无需过度解读。监管的几个原则首先在平台产品定型上,就是要强制剔除马甲平台。马甲平台暴雷不仅仅导致投资人受损,更是直接影响到其他合规平台,严重打击投资人信心。根据第三方数据,截至2016年12月底,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达到了2448家,相比2015年底减少985家。若按照目前下降速度预测,未来2年到3年,还会有近半的网贷平台消失。其中,比较合规的平台会转型集中化,不合规平台会在监管重压下停止运营。这样一来,对普通的投资者来说是更容易辨别合规平台,降低风险。

正确面对网贷行业定性

无论是对限额的整改,还是加入银行资金存管系统,对于从业者是否坚持做网贷来说都是生死挑战。新监管政策出台,表明行业隐形门槛提升,无形中提高了平台运营成本。影响较大的除了牌照,还有五项原则中提到的小额分散,对于发大标的限制。

目前P2P主要有两种形式做大标,一是与金交所合作,大多涉及到债权转让、债权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等业务类型,这样一来这条路行不通了。还有一种是互联网小贷,但是后者只能解决一部分大额标的的问题,且所谓的全国范围内发放贷款的定义,在不同的区域监管会受到挑战。其次就是五项言责中在专注主业原则方面,监管部门重点看是否发售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是否从事债权转让、类资产证券化、股权众筹等业务。这意味着像以前那样的无门槛、跨领域开展金融服务将彻底告别这个时代。与其开展多元业务,不如好好听下监管当局的意见,首先做个信息中介,在各个行业企业上下游延伸,充分发挥信息中介的优势,做细分领域的领头羊。

转型要谨慎

多家网贷平台开始“去P2P化”,采取集团化策略转型。对此欧阳华骏表示,互金从业人员要慎重对待转型,特别是亿万市场级别的消费金融这块,消费金融并非新金融机构的避风港,只有基于场景,依靠数据技术和风控驱动才能实现消费金融长期价值,否则会死的很惨。从2017年来看,合规、共享、开放是未来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集团化模式更有利于构建平台内部金融生态,将资产端、资金端进行全面整合。网贷平台转型在某一细分领域进行精耕细作,仍然有着广泛的前景。比如创新创业,这是一块未被发现的互联网金融的蓝海。

收益率稳中趋降

网贷监管趋严造成的良性退出趋势显现,对于投资用户来说,除了风险多了一道关卡外,最直接的提现是综合收益率会下降。一方面,受到央行降息降准影响,大行业整体融资成本下降;另一方面,随着监管政策的出台,行业发展日趋理性和健康。有实力的平台加强了优质资源获取,通过降低资产的风险溢价,有效降低了融资成本。良好背景平台由于安全性较高,吸引着越来越多投资人资金涌入,使得网贷行业综合收益率持续下行。因此,在投资者趋于稳定的前提下,靠谱的债权和理财标变成衡量平台是否安全稳定的主要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