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银行票据业务荣光散尽 “辉煌”团队全部转岗

        眼看他高楼起,也看他宾客散。早上8点半,小婷有时还会习惯性地想登录那个曾经置顶的票据业务群。那里的“市场”,曾经繁荣一片。
 
        但是,风云变幻。去年今日,小婷就已谋划转岗。当时虚假票融、违规代持、同业户违规操作等票据大案已规模性爆发,票据业务经各银行几轮自查,业务量骤减。很多票据业务员从去年一季度开始,就只能拿底薪,完全没有提成。
 
        行业大势改变个体的命运,个体选择又汇集成行业洪流的转向,谁说不是呢。
 
        最后的辉煌
 
        票据业务有过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票据团队一度是诸多银行金融市场部的香饽饽。那时,直贴和买断式转贴都要占信贷规模,而回购式转贴不占信贷规模。于是,在此基础上,代持、隔夜、转贴现、买入返售、卖出回购等多个“消规模”花式玩法轮番兴起,带动了银票承兑、贴现交易量的直线上升。
 
        自然的,这为银行贡献了不少资金业务收入(银行和同业之间开展的涉及资金融通的业务,如票据买入返售等)和中间业务收入。大家心里清楚,其实这些收入本质上就是信贷业务收入;而这些倒腾了几道的票据,无非就是为了自由腾挪甚至调节信贷额度,赚一笔只占用极低成本的钱。
 
        2014~2015年,是票据人无限风光的两年。民生银行、平安银行和招行等几家“活跃”的股份行,配套激励相当诱人,年终奖三五十万的不在少数,个别还开到七八十万、甚至百万的高位。相比之下,国有大行的激励政策虽然没有这么猛,但也足够让一帮票据人心甘情愿地天南地北到处飞(纸票需要实地交易,现场验票)。
 
        票据行当曾经的荣光,还有一个例子能侧面说明。早期,票据业务并没有单独成立部门,而是由金融市场部下的票据业务团队负责。不过,随着业务越做越大,有股份行如民生银行,还专门设立了总行票据业务部。
 
        当时只道是寻常。两年来,票据圈培养出了很多“心照不宣”的默契,国股行之间的、国股与城商的、城商之间的、城商农商之间的、城农和村镇农信之间的……正是这些“默契”,滋生出很多后来市场人士耳熟能详的灰色地带,终于演绎出票据变报纸、中介私刻萝卜章等闹剧。
 
        小婷很清楚地记得,2015年年中,圈子里已经传出几家熟悉的同业“捅出了点娄子”。当时谁也不知道,那个时点已是票据业务最后的辉煌。
 
        2015年7月,一家小婷十分熟悉的股份行,同时被曝出三个麻烦:一票被中介多卖将钱挪用到股市产生巨额亏损、被牵扯进另外一家股份行的过桥贷款资金却没有回款、跟资金中介因为一单虚假贸易背景的合同扯皮。一下子,行业突然意识到,自以为足够厚的纸,原来还是没有办法包住火。
 
        之后,媒体接连曝出好几单票据窝案(上述股份行也在其间)。监管层发文紧锣密鼓而来。之后就是各家银行长达半年之久的自查——总行查完,分行的风险合规部再查。重点自查票据实物的出入库登记记录、票据贸易背景真实性(交易合同、发票、运输单据、出入库清单),以及清理同业户。
 
        人人自危,人人整改。当时,央行要求票交所尽快上线。小婷意识到,纸票交易气数已尽,自己必须内部转岗了。
 
        团队人员迅速分崩离析
 
        从2016年中开始,小婷完整见证了票据行业的迅速分崩离析:
 
        A股份行珠海分行,有个团队大概七八个票据业务员,被整体并到深圳分行的投行部、同业部等其他部门;
 
        B股份行的上海分行,砍掉全部票据业务,整个票据团队并到了该行金融市场部,分别转去做同业、理财、资金拆借等业务;
 
        C股份行重庆分行,原有四五个做票据业务多年的老将,后来陆续转岗做通道业务,比如银信合作等,甚至还有人干脆彻底离职,去了非银机构。
 
        一个不可逆的叠加趋势是票交所的成立。多家银行分行票据团队职能弱化,一批分行票据团队缩编。总行票据部门虽然没有大规模撤编,但是职能转向电票和同业。小婷所在的国有大行某省分行的票据团队,全部转岗,职能上收归总行。小婷现在负责的是非银机构业务拓展,已与票据无半分关系。
 
        这些真实发生的行业变化,对于曾经奋战在一线的票据业务员,是切肤之痛。但在监管层公布的行业数据与银行财报上,它不过是几组简单的数据——
 
        日前央行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第一季度全国共发生票据业务6500万笔,金额44.58万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1.73%和3.43%。其中,银行本票业务笔数和金额分别同比下降41.70%和46.39%;银行汇票业务跌幅更大,笔数和金额同比分别剧降66.37%和69.96%。
 
        银票业务削掉了近七成的业务量。当时就有专业人士预言——票据中介市场出清速度相当快,票据中介的活跃度下降约80%~90%。原先有10家中介,现在可能只有1家还在活跃开展业务;原先一家每天有2个亿的量,现在每天平均只有2000万的量。
 
        证券时报记者从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梯队各抽查了几家主要银行的一季报,有据可查的10家银行的票据贴现余额占贷款(含垫款)的比重,全数下降,幅度二至五成不等。比较突出的是平安银行,一季度的票据贴现余额占比甚至已降到不足1%,只有0.43%;招行降到了5%以下,工农建三大行均降到4%以下。
 
        在外界看来,它们就是一串串冰冷的数字;但在小婷和她曾经的战友看来,这意味着一个行业的最后一抹荣光。
 
        “我们的团队曾经如此辉煌过,现在离职的离职,转岗的转岗。我算是完整经历了一块金融市场业务的变迁。”小婷苦笑着说,“最无奈的是转去做同业的,一见面就跟我吐槽转啥啥不好做,现在自己家正在‘三三四’(专项检查),同业理财要拼命压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