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央行行长周小川:力陈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开放

        6月20日,陆家嘴论坛在上海黄浦江畔拉开帷幕。按惯例,“一行三会”及诸多重要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出席论坛。因此,该论坛也引起经济金融业的广泛关注。时值年中,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稳中向好。5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5%,与4月持平。金融市场上,由于严监管及MPA纳入广义理财的影响,金融市场利率不断升高,并有传导到实体经济的迹象,比如一些企业因为利率上行而取消了发债。
 
        人们也密切关注利率上行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一行三会相关领导都在会上陈述各自领域金融业所取得的成就,谈到了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也直面一些监管领域的实质问题。比如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金融改革不是过快了,而是相对滞后。我国的金融创新不是过多、过度了,而是相对不足。”保监会副主席黄洪也直言,资本不实导致偿付能力失真等问题。
 
        就在6月中旬,美联储开启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首度推出加息与缩表的组合拳。2016年以来,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等“黑天鹅”事件频出,也对金融市场造成重大影响,全球金融体系也面临不确定性。论坛也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对全球金融不稳定性相关议题进行讨论。作为轮值主席的央行行长周小川则做了《中国经济的对外开放:从制造业扩展到服务业》的演讲,力陈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必要性。“全球经济危机告诉大家,要防金融危机,首先要保证金融机构的健康性,高杠杆、低资本、不良贷款等现象均不得宽容,而不开放、不竞争往往纵容了低标准。”他用了一个对比陈述利弊。下一步如何进一步开放金融业也被视为金融改革领域亟待解决的问题。(杨志锦)
 
        “金融服务业作为市场经济中的竞争性服务业的属性已十分清晰。”6月20日上午,央行行长周小川在2017陆家嘴论坛上表示。
 
        他指出,全球金融危机告诉大家,要防危机,首先要保证金融机构的健康性,高杠杆、低资本、不良贷款等现象均不得宽容,而不开放、不竞争往往纵容了低标准。
 
        算上今年,这已经是周小川第5次出席陆家嘴论坛,分别是2008年、2009年、2011年、2013年和2017年。
 
        他每一次参会的演讲主题均不相同,此次专门提及金融还要进一步扩大开放,也被认为与近期的国际环境、国际关系和国内市场有关。
 
        “前段时间,人民币汇率、金融市场波动比较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声音减弱,现在重新回到这条主线,强调开放对中国金融业发展有很大帮助,希望适当加速开放进程。”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称。
 
        邵宇称,从大的方面来讲,金融业开放就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吸收更多的海外资金到中国来投资,包括券商、基金、征信、信用评级等金融服务业相关的子行业都需要吸收海外投资,同时也包括鼓励金融机构走出去。
 
        继续开放哪些金融领域?
 
        “这个时点提对外开放意义重大,因为现在是新一轮全球紧缩周期。”华安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徐阳对记者表示。
 
        他进一步表示,继美联储之后,欧洲央行、加拿大央行货币政策都有收紧意向,资金倾向于从新兴市场流向发达经济体,资本外流压力加大。
 
        “从2001年加入WTO之后,制造业在竞争中变得更强。目前工业制成品的开放已经差不多了,现在谈的主要是服务业开放,而服务业的大头就是金融业。”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称。
 
        整体来看,近年来,我国金融开放稳步推进。5月16日,央行、香港金融管理局同意开展香港与内地债券市场互联互通合作(以下简称“债券通”)。相关负责人称,“债券通”将在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整体规划与部署下分阶段实施。当前为实施“北向通”,未来两地监管当局将结合各方面情况,适时扩展至“南向通”。
 
        金融市场其他的开放还包括,QDII、QFII、沪港通、深港通及规划中的伦港通等。“未来需要开放的方面还是较多,比如深港通、沪港通其实是有限制的,并非所有股票纳入,未来更多股票需要纳入。另外债券主要是跟香港联通,未来可能更多的渠道投资国债。除了国债外,还有地方债、企业债、信用债也会开放。未来的渠道、品种、规模多元化。”徐阳称。
 
        除金融市场外,金融机构的开放也值得关注。3月份,银监会发布《关于外资银行开展部分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深化银行业对外开放,支持外资银行全面深入参与我国金融市场。通知明确,在华外资法人银行可依法投资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华外资银行开展国债承销业务、财务顾问业务、大部分托管业务不需获得银监会的行政许可等。
 
        “对外开放而言,下一阶段金融机构准入更加市场化,更加开放。10多年前金融机构引入外部战略投资者,不过此后受金融危机等影响,一些外资投资者开始退出。在新的历史时期,要推进金融机构混合所有制改革,内外资都要鼓励,既包括引入国内民间资本,也包括对境外金融机构开放。通过这种开放一方面更好地完善公司治理,另外可以引入国外先进的经营经验、方法,服务、产品。通过这种学习合作,进一步提高竞争力。”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称。
 
        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从“8·11汇改”到2016年10月,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储备货币(SDR)篮子,至目前欧洲央行首次主动配置人民币外汇储备资产,这些都反映了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积极进展。陆家嘴论坛当日,周小川宣布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将落户上海。温彬称,推进“一带一路”背景下,人民币在“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跨境贸易、投融资方面,还有很大发展空间。
 
        邵宇称,很多开放细节还是跟中美之间的贸易协定特别是服务业开放及中美之间在商谈的“百日计划”相关,因为服务业中最重要的还是金融服务业。这里面可能还有更多细节,包括股权占比、方式、股东构成及开放额度可能都会有所涉及。
 
        “一带一路”助推金融开放
 
        周小川称,“一带一路”是开放之路,涉及大量的新型金融合作,会带来进一步开放的需求,也为我国金融开放和国际合作提供了新的机遇。
 
        “‘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地区经济也有非常大的体量和规模,中国和沿线国家可以更好地发挥经济、金融、产业互补优势,这个过程中金融支持是经贸合作深入的前提、基础。”温彬称。
 
        他认为,过去中资金融机构在“一带一路”沿线布局相对较少,相关投融资市场方面还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通过双边、多边政府高层合作后,未来金融机构发挥作用的空间较大。
 
        对外投资必然面临一定风险。“这就需要按照商业的原则办。”邵宇称。比如认真做尽职调查、和当地合作伙伴一起成长、利益共享,对当地民众情绪适当照顾,使得“走出去”更加顺利。
 
        温彬称,中资机构在海外布局经营过程中,难免碰到在当地国家政策、法律、文化、宗教不适应,所以还是要稳步推进。“这种合作是中长期的,不是一蹴而就,所以首先考虑国别风险,审慎推进布局,同时对当地具体项目要增加信息交流机制,更好地进行项目风险评估,最大限度地避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