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踩雷辉山、陷乐视危机 诺亚财富资管能力存疑

         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被曝出陷入辉山乳业债券兑付危机不到3个月,诺亚财富30亿元私募基金又陷入了乐视危局,这已经是诺亚财富一年内第四次“踩雷”。作为一家老牌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财富的频频踩雷也让市场质疑其对于基础资产质量的筛选是否存在问题,也暴露出了管理能力的不足。

        资金流入乐视多少讳莫如深
        乐视“钱荒危机”愈演愈烈,背后的金主们也逐渐曝光,最受关注的无疑是再次踩雷的诺亚财富。
7月5日,诺亚财富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对于旗下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歌斐资产”)的歌斐创世鑫根并购基金的投资情况,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为鑫根资产和乐视流媒体(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共同成立的一只股权基金,该基金分为劣后级、中间级和优先级三类有限合伙人,其中歌斐创世鑫根基金投资该基金作为其优先级有限合伙人。乐视网(上市公司)、乐视控股和贾跃亭,对该基金优先级投资人有补足本金及收益的连带担保责任。同时,为了进一步保证基金资产安全性,已经要求该基金管理人暂停新的投资,并推动将基金已投项目加快退出。
        北京商报记者查阅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协会官方网站注意到,公示的歌斐创世鑫根并购基金共有A-G 7只,私募基金管理人为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前5只成立时间为2016年4月7日,后两只成立时间分别为2016年6月23日和2016年7月4日。
        备案信息显示,这7只基金都特定投资于歌斐创世鑫根并购一号投资基金(以下简称“联接基金”),并由联接基金特定投资于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作为普通合伙人发起设立的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合伙企业”)的合伙企业财产份额。根据《深圳市乐视鑫根并购基金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合伙协议》,合伙企业的投资目标为对企业进行股权、可转债及股票收益权等权益性投资。该基金除闲置资金可投资于银行存款或其他固定收益类产品、准固定收益或类固定收益产品(准固定收益产品、类固定收益产品包括但不限于货币基金、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证券公司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期货资产管理计划、保险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计划、私募投资基金等)外,全部特定投资于联接基金的基金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诺亚财富创始投资人章嘉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基金期限共五年(其中前三年为投资期),目前投资的项目,基本非乐视体系内项目,基金也尚未全部完成投资。
        济安金信基金评价中心主任王群航表示,“暂停新的投资,追回原先的投资”,这个只是讲一讲,要做成很难。
        不过,诺亚财富对歌斐资产究竟投资了多少到乐视体系内讳莫如深,但是有公开资料显示,这款联接基金的主要投资标的就是乐视移动。同时,据乐视2016年8月发布的公告,诺亚财富旗下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认购优先级23亿元。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既然投资的项目基本非乐视体系内项目为何要暂停投资加速退出,同时,这款产品的成立时间为去年6月,而在去年下半年乐视的“钱荒危机”就已经有所苗头,在认购产品之前歌斐资产是否有对投资标的的安全性进行评估。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分析道,的确优先级的风险远远低于劣后级和中间级。对于优先级来说,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让劣后级和中间级来补偿亏损。但对于投资者来说,要看投资的哪部分,如果投资中间级或劣后级,风险还是比较大的,优先级的风险相对较小。但是并不意味着投资优先级没有任何风险。一般来说,产业基金在投资的过程当中,出现司法冻结的可能性相对较小。此次乐视出现的问题对于很多投资人来说,确实有比较大的风险,需要密切关注。
        一年内多次踩雷
        事实上,除了乐视,诺亚财富也牵扯进了辉山乳业危机中。今年3月,辉山乳业陷入百亿债务风波,目前尚未解决。其中,诺亚财富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的债权达5.46亿元。
        据基金业协会的资料显示,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的产品有两只,分别是歌斐创世优选一号投资基金和歌斐创世优选二号投资基金。据了解,两款产品均成立于2016年3月30日,产品周期一年。
        今年3月30日,歌斐资产向法院申请强制令冻结公司及杨凯、其夫人和Champ Harvest Limited在香港的资产,以协助歌斐资产在上海向杨凯、其夫人和公司提起的法律诉讼。但根据辉山乳业发布的公告,诺亚财富冻结辉山乳业香港资产的申请已被拒绝,法院没有针对该公司批予非正审强制令。
对于辉山乳业项目的处理进展,诺亚财富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此项目是公司旗下私募管理人管理的私募基金产品投资其有担保的信用债,在辉山乳业发生异常股价大跌并停牌之后,已经申请提前到期,并采取境内外保全措施以覆盖全部债权,该项目已进入处置期,如预期顺利推进,亦包括对本司相关产品的偿付方案。
        但是,除了乐视、辉山乳业项目之外,近半年来,诺亚财富多次曝出风险事件。
        据悉,2016年11月,诺亚财富承销的酒店私募股权资金悦榕基金被曝“烂尾”,有投资人称,在此前的宣传中诺亚财富承诺“3.4倍回报、四年半收回本金、六年后上市”的收益目标。六年后该项目并未上市,6名投资人还上告证监会,称诺亚财富存在夸大销售问题。
         外,诺亚财富子公司还牵扯进一桩诈骗案中。今年2月,法院做出宣判。诺亚财富方面称,“万家共赢景泰基金”资管计划系项目遭遇违法个人和机构恶意合同欺诈所引发的刑事案件。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此案两名被告因合同诈骗罪,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十年有期徒刑。不过,这款资金被恶意挪用的产品,当初被介绍为“诺亚最安全ABS”。
        资产管理能力存疑
        诺亚财富频频曝出的风险事件不仅牵扯到打破刚性兑付的问题,也暴露了其管理能力不足。李虹含表示,对于所谓的第三方财富管理及资产管理公司来说,在签订合同的时候里面一定有一条就是不保证收益也不保证本金。如果签订了这样的协议,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扮演受托人的角色,“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委托人要风险自担。在他看来,诺亚财富的情况以后在市面上会经常见到,涉及到如何打破刚性兑付的问题。刚性兑付对于资产管理公司仍然存在一定的问题,如果真的亏损的话,需要承担管理不善的责任。
        除了行业普遍存在的打破刚性兑付的问题,诺亚财富频频“触礁”也折射出其转型之困。诺亚财富最初的主营业务相当于金融产品的销售商和渠道商,目前,该种模式生存空间受到挤压,诺亚财富也已在谋求转型。
        作为诺亚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歌斐资产担负着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诺亚转型的重任。但是,自成立伊始,该公司就遭遇了许多问题。在2015年,证监会对包括歌斐资产在内的3家机构采取了责令改正的行政措施,要求限期整改。证监会称,私募房地产基金管理人存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合格投资者制度落实不到位、单只投资者基金超过法定人数、管理机构内控制度缺失、信披不到位、登记备案信息不准确不完整等方面。一位分析人士表示,诺亚财富想借助歌斐资产由第三方销售商转为资产管理公司,由其投资表现来看,仍需要更多积淀。
        “第三方财富管理主要是为没有精力、对金融市场不甚了解的人群提供咨询顾问服务,核心是根据客户的风险承受能力来匹配适合的产品,这就需要专业的咨询和管理能力,管理能力也尤其重要。”一位不愿具名的第三方财富管理行业人士直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