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46家平台2000亿规模 揭秘监管叫停金交所真相

        要互金和金交所两头共管,两手抓,才能从源头和根本上遏制这一乱象。若只叫停互金平台与金交所的合作,不排除这一模式改头换面,转为线下开展合作。
       互金违规“拆分”被叫停,金交所“躺赚”的日子或许到头了。
       7月12日,深圳市金融办发布《关于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金融业务相关情况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称,金融办在排查中发现,部分互联网平台通过与交易场所合作,将权益拆分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或以“大拆小”、“团购”、“分期”等各种方式变相突破200人限制;一些产品无固定期限、资金和资产无法对应,存在资金池问题;一些产品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和提示风险,甚至将高风险资产进行包装粉饰,向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资者出售,存在较大风险。
       事实上,这并非深圳地区网贷平台特有的问题。在限额令后,“P2P+交易所”模式风靡,乱象重生。
《通知》要求,各互联网平台于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上述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并妥善化解存量违法违规业务。
就此,《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次致电深圳市金融办官网提供的联系方式,截至发稿尚未能拨通。
 突破限额
       为何“P2P+交易所”模式火了?
       据了解,去年8月24日出台的《网络中介机构业务管理办法》(《办法》)规定,同一借款人在同一网贷机构及不同网贷机构的借款余额上限:单一的个体、单一的自然人在一个平台上的借款上限是20万元,单一组织、法人在单一平台上借款上限是100万元。无疑,此规定对于拥有大量大额标的平台而言,是致命的。
       《办法》关于限额的规定,将金交所一下子推向了台前。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广州e贷总裁方颂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目前对于网贷整改来说,最难的是业务超额问题,为解决这一难题,不少网贷平台通过借道金交所来解决。这使得《网贷管理办法》的限额规定无法落到实处。
       在深圳下发《通知》之前,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64号文”),剑指互联网理财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收益权转让拆分模式。
       以最常见的拆分份额为例,通过金交所,真实融资方可以将一笔1亿元的融资需求拆分成100份,再“化身”为100个各自独立的私募产品,然后把每份的人数上限限制在200人以内,不仅可以规避200人限制,还能降低投资门槛。而与金交所对接的那些P2P平台则将这些子单元产品冠以“XX计划”、“XX钱包”,出售给众多投资人。
潜藏风险
       无疑,按照目前“P2P+交易所”模式而言,暗藏不小的风险。
       “64号文”指出,一些产品无固定期限、资金和资产无法对应,存在资金池问题。一些产品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和提示风险,甚至将高风险资产进行包装粉饰,向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中小投资者出售,一旦信用风险爆发,就可能影响社会稳定。
       “深圳是网贷平台重镇区,这一现象在深圳更为突出。深圳率先发布《通知》,落实中央互金专项整治精神,有助于更好地推进整改工作。”方颂称,互金专项整治提出了“数量”与“规模”双降,但目前来看,平台数量是有所下降,但是成交额还在上升,在这个过程中,金交所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方颂认为,对于金交所的管理也至关重要。去年金交所数量迅猛增加,今年虽没去年迅猛,但仍在增加。金交所的设立,到底谁有权限审批,谁负责监管,希望能有明确的管理办法。“呼吁相关主管部门出台金交所的管理制度,如金融交易中心设立条件、运营制度等。要互金和金交所两头共管,两手抓,才能从源头和根本上遏制这一乱象。若只叫停互金平台与金交所的合作,不排除这一模式改头换面,转为线下开展合作。”他说。
“金交所目前由地方金融办监管,属于弱监管的金融市场。”上海某中型网贷平台负责人万忠财(化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除了“64号文”提到变相突破200人上限的问题外,金交所产品并不完全面向合格投资人。“在不少网贷平台上的金交所产品底层资产包并不透明,资金流向和资金使用均未有披露。而在网贷平台上的投资者对该类产品并不一定有明确的风险认知,也并不一定完全适合投资金交所产品,甚至对分拆产品的风险承受也存在压力。如果后期发生违约等不良后果,会产生很多纠纷”。
       平台承压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6日,全国共有46家互联网金融平台与金交所合作,并仍在发布金交所产品。据估测,目前传统网贷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约在1000亿至2000亿元,全部互金公司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将在万亿元以上。
另据不完全统计,有9家此前与金交所合作的互金平台已停止发布新的金交所产品或下架金交所产品。
万忠财认为,政策出台将考验平台资金流,特别是金交所产品占比较高的平台。因为,不少互金平台将面临提前结束与金交所合作产品的问题,而这其中就牵涉到资金垫付。另一方面,如今,“P2P+交易所”模式被整顿,互金平台为了保持自身体量和盈利水平,需要寻找相似体量、并符合监管要求的资产包。然而,在资金、资产端两缺的大环境下,对于平台而言可谓是“雪上加霜”。
尽管对平台可能会产生一定影响,但万忠财认为,当务之急还是净化行业环境,保证普惠金融在合法、合规和健康的环境下正常发展。“总体上来说,普惠金融属于新经济的一种形式,所以虽然现有的一些创新产品拓宽了整个行业的发展思路,但同样也有一些产品仍处于灰色地带。我们希望监管的陆续完善会为行业的进一步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他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