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银监会盯上联合放贷?互金无牌照时代或终结

       近日,互联网金融市场因一份流传的针对联合放贷机构的监管意见稿而再掀波澜。
 
       据媒体报道,银监会日前下发了《关于就联合贷款模式征求意见的通知》(下称《通知》),就互联网贷款模式提出了准入资质以及风控要求。通知并对联合贷款机构资质提出了明确要求:限定于“经中国银监会批准设立,持有金融牌照并获准经营贷款的银行业金融机构”。而在业内,这一规定虽被认为是针对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的联合贷款机构,但亦有不少人士认为,互金领域无牌经营、泛滥成灾的助贷机构可能也走到了尽头。
 
       从权威人士处获悉,“目前《通知》未正式下发,仍处于业内小范围征求意见阶段。但可预见,未来互金机构与传统金融进行联合放贷业务,场景、客户、数据、资金和金融科技等缺一不可,单一业态企业将无力参与竞争,并将预示着无监管、不规范时代的终结。”
 
       互金助贷模式受到冲击
 
       《通知》指出,联合贷款的合作机构是指贷款人在进行互联网贷款过程中,与贷款人在联合贷款、客户营销、风险分担、风险数据等方面提供支持和进行合作的各类机构。
 
       业内人士认为,《通知》虽只提到了“联合放贷”的概念,而非“助贷”。但实际上业内有诸多专家认为,联合放贷在很多场景下也包含了助贷的概念。该通知中指出,“联合贷款”的主要环节之一为“由银行和合作机构通过书面协议,确定双方出资比例、合作规模和合作期限等。”显然,合作机构既包括已有牌照的互联网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以及网络小贷公司,也包括尚未取得牌照的消费金融公司、现金贷平台及各种金融科技公司。
 
       规避风险,“不碰资金池”,是消金企业开展助贷模式的初衷。但渐渐地,助贷模式成了消费金融行业中的主流放贷模式。
 
       壹宝贷总经理罗浩杰认为,如果该政策落地,对不少公司的业务将造成极大冲击,直接堵死了不少互金公司与银行的合作,等于把这两年飞速发展的部分助贷业务模式直接否定了。
 
       据了解,在核心大数据风控能力的推动下,国内的互金产业迎来了第二波**,仅现金贷公司过去几年就涌现出上千家,但绝大部分都无牌照经营。在业务模式上,助贷机构往往与传统金融机构合作开展放贷业务,提供导流、面签、风险审核与消费贷款定价、贷后管理等其中或全部环节。
 
       据艾瑞咨询最新发布的《2017消费金融洞察报告》显示,短短4年里,互联网消费金融的交易规模从60亿猛增到4367.1亿。另外,消费金融市场规模总量正在从目前的20万亿左右逐步增长到2020年的40万亿左右。消费金融市场的前景为互联网化的个人信用贷款和分期提供了很好的切入点。
 
       互金类平台的消费金融业务增长,得益于其优势的用户和线上服务场景,以及通过特定的场景和服务入口积累的海量用户信用数据。从2016年开始,以个人信贷端产品场景为核心的互金模式进入快速发展的通道,包括阿里借呗、微众银行微粒贷、京东白条、招联好期贷、51信用卡人品贷、宜人贷等产品,都开始逐步进入了百亿甚至是千亿的规模,并开始稳定自身的技术风控和产品业务盈利能力。
 
       据了解,为了使资金来源多元化,助贷机构还不断尝试ABS融资渠道。当下除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等互金领头羊频频活跃在ABS市场,中腾信、买单侠、美利金融等机构也先后成功发行多次消费金融ABS。
 
       金融牌照将“奇货可居”
 
       《通知》指出,联合贷款合作机构的准入条件为:“经银监会批准设立,持有金融牌照并获准经营贷款业务的银行业金融机构。”
 
       据数据统计显示,目前持有消费金融牌照的仅有26家,其中2家尚在筹备中;网络小贷牌照目前全国共核准了180家,其中166家已完成工商登记,14家尚未办理工商登记。
 
       “此次监管意图十分清晰,将风险控制在银行体系内,避免银行体系外的风险传导进来。此举将旨在提高银行与助贷机构的合作门槛。”一名地方监管人士告诉网贷天眼。而北京一家与多家银行开展助贷业务的互金平台负责人则认为,尽管联合贷款并非限制其目前的业务,但他们担忧在于未来的趋势性发展,目前该公司已正努力申请各类牌照。
 
       小编从银监会官网发现,监管层发放的消费金融牌照中,大多数为商业银行控股或参股。除了苏宁消费金融和马上消费金融,分别为本土的产业资本苏宁云商(002024,)和重庆百货(600729,)控股,南京银行和重庆银行仅以参股形式,其余多数以银行控股为主。
 
       而业内人士一致认为,银行系涉足消费金融领域的目的主要是完善自身消费信贷层次建设,扩大市场份额。
 
       再来看看网络小贷牌照企业的情况。当前由于网络小贷能突破区域限制,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发放贷款,因此近两年变得日益抢手。
 
       在重庆,互联网小贷公司发起人汇聚了阿里巴巴、京东、乐视、小米、百度、海尔等诸多知名企业;而万达集团、腾讯财付通等也都成立了互联网小贷公司。目前,京东白条、阿里花呗、百度有钱花等产品的放贷资质,均由其相应的互联网小贷公司承担。
 
       据了解,随着当前监管趋严,网络小贷准入门槛不断抬高。据最新出台的政策显示,云南、湖南、河南三省都规定注册资本不低于3亿元,而江西省也将注册资本下限由2亿元提至5亿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未来银行、持牌消金公司等经过一行三会批准设立的机构,其放贷业务应不受影响。但对一般的互金企业来说,以后要和银行等持牌机构合作会更难。
 
       有业内人士担忧的告诉网贷天眼,如若银监会此次《通知》最终成为正式文件,那目前从事互联网消费金融和现金贷的绝大多数公司或将关门和转行。若从严执行的话,或许只有几家民营互联网银行、26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和180家网络小贷公司才具备放贷资格。这样一来,随着后面审批收紧,网络小贷牌照恐怕会“奇货可居”,很有可能像近几年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一样,出现一个价格畸高的牌照交易黑市。
 
       “互金牌照制时代到来”
 
       有业内多方人士表示,该通知也预示着互金机构与传统金融的联合放贷业务,或将结束无监管和不规范的时代。
 
       网友云淡风轻发帖表示,长远来看严格监管将有利于行业的发展,但现阶段的监管政策会让很多网贷小公司陷入被动局面。
 
       与此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外界存在误读。“此次征求意见稿其实规范的是联合放贷,联合放贷和助贷是两个概念。此次主要是针对联合放贷,主要是对银行和具有放贷资格的另一家金融机构的合作模式规范。”苏宁金融专家薛洪言告诉网贷天眼。
 
       但无论如何,当下现金贷平台都是典型的助贷机构,其没有金融牌照,本身并不放贷,主要通过与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合作开展业务。放贷主体是持牌金融机构,而现金贷平台在贷款过程中提供导流、面签、风险审核与消费贷款定价和贷后管理等服务。
 
       由于过去两年互金公司和银行合作的联合贷款发展快速,从而导致问题频现。网贷天眼发现,“现金贷”近来各类负面新闻层出不穷。首先,放贷机构风控薄弱,容易受到借款欺诈,逾期率居高;其次,放贷机构暴力催收事件频现,引发社会风险。因此,站在监管层的角度,担忧风险最终传导至银行体系内,一定不能坐视“现金贷”带来的金融系统性风险和社会风险。
 
       为此,针对该项突入其来的监管举措,互联网金融的各界人士表示了担忧,因为该领域存在着数千家机构有着和联合贷款模式相近的助贷服务模式。
 
       网贷专家陈云峰告诉我们,网贷企业应该夯实自身的业务实力。首先,应完善数据安全、技术安全和大数据金融科技等领域的风控建设;其次,要找准定位,抵御差异化竞争;再者,要积极寻找除银行以外的其他放贷资质主体合作。
 
       薛洪言也认为,当前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已步入下半场,巨头之战模式将开启。场景、客户、数据、资金、金融科技等缺一不可,单一业态企业已无力参与竞争。未来伴随着监管的趋势收紧,金融创新”将逐步转向“金融合规”。
 
       在分析人士看来,提高助贷机构门槛确实十分重要。未来监管可能会提高助贷或联合贷款机构与金融机构合作的门槛。而相关企业也很有可能会通过申请更多的金融牌照、类金融牌照来应对监管新的政策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