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央行副行长殷勇:刚性兑付会助长不理性行为

        “金融风险一方面是实体经济三期叠加严峻挑战的反映,另一方面的确是由于自身在建设和管理过程中存在严重的短板。”
 
        8月19日,在主题为“金融风险防范与财富管理市场发展”的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殷勇如是表述。他指出,当前中国的金融业存在四大制度短板。
 
        一是监管套利,利用在监管制度上的不一致、不完备,来恶意逃避监管制度和安排,造成风险严重的失控。归纳起来有六个方面:期限套利、信用套利、流动性套利、币种套利、资本套利、信息套利。
 
        以币种套利为例,殷勇提到,在过去人民币有升值压力的背景下,很多机构进行负债外币化,资产本币化;在最近几年人民币在贬值压力的预期下,又反过来进行负债的本币化,资本的外本化,来博取汇率利率之间的差异。
 
        事实上,国际上这些监管套利的行为都有深刻的教训,如美国的次贷危机,直接触发因素,就是大量的投资银行、机构,将次级的房地产贷款证券化销售给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在危机之后,国际社会也做了不少风险防范的工作,包括利益的捆绑,增加信息套利和资本套利的成本,增加透明度等一系列政策安排。
 
        在殷勇看来,下一步将从加强监管协调、完善监管制度、加大检查处罚的力度三方面,来防范监管套利风险。
 
        二是因金融体系关联复杂而产生的制度短板。机构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风险牵一发而动全身。从股权机构上看,体现在交叉持股,利用壳等特殊实体机构,规避金融监管需求,形成金融机构之间的混业,和实体与金融机构之间的混业,“造成大量的金融控股公司,追求所谓金融全牌照,闭环的行为。”他提到。
 
        此外,殷勇还提到,近期涌现了不少交易平台,如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各种管道、通道、互联网、柜台,OTC平台等日益交互链接,一个场所出问题,也容易引起其他场所的共振,这种复杂的关联结构,加大了风险防范和处罚的难度。
 
        三乱办金融也是明显的制度短板。殷勇指出,当前乱办金融形势比较严峻,体现在四个方面:1是无照经营,没有取得相应的金融牌照就擅自开展金融业务,比如大量跟互联网相关的活动,一些实体非法办金融的活动;2是有牌照但超越授权进行经营,如地方交易所擅自扩大地域交易产品;3是开展非法的金融活动,包括地下钱庄,金融传销等旁氏骗局;4是恶意欺诈,不当销售,恶意欺骗消费者。
 
        据不完全统计,美国次贷危机以来,全球主要大银行,在欺骗销售、操作市场、反洗钱等合规方面,累计的罚款金额已经超过3200亿美元。殷勇认为,下一阶段中国将大力整顿金融秩序,把握好创新和合规之间的关系。
 
        四是刚性兑付。风险和收益是硬币的两面。风险是预期收益的不确定性,因此刚性兑付的制度安排,并不能消除这种不确定性的本质,只能是问题的转移,此外,刚性兑付还能助长不理性的行为,会造成问题更加严峻。
 
        他指出,下一阶段要让市场发挥主导作用,让价格在一定范围内波动,提示投资者和消费者投资有风险,践行“卖者有责,买者自负”的制度安排,同时还要控制恶意逃债,和过度投机两方面的道德风险。
 
        殷勇总结称,金融风险防范工作不能一蹴而就,要有长期的准备,和长期的制度设计。